端木正司令

欢迎来到零号办公室

《罗小黑战记》观后感

《罗小黑战记》是一部“童趣”的动画。

没错,我原以为这种这部本身又短,更新又慢的泡面番(而且还是国产网络剧)真的乏善可陈,随便看看就忘了;可看了两三集,却立马停不下来,只因它带给我的,不只是一眼看去的软萌或舒服,更是不知不觉间自内心发生的童真,仿佛斑驳墙角长出的绿芽。

“童趣”与“萌”不同,后者只是感官上的温和刺激,而前者则是内心深处柔软的触动。“萌”很容易量产,因为它只是视听的形式;但“童趣”无法复制,因为它关乎精神的内核。在泛娱乐化的现代,不论是什么样的作品,只要作为一种套路被量产了,便终究会让人生腻;然而正因如此,那些真的注入了作者独特思想的作品才显得愈加珍贵,独一无二。

 

《罗小黑战记》的画风很简便,只是一些彩色粗线条的简笔画,看着就像笔记本上装饰用的形象,或者小学生水彩笔的画作。Nevertheless,这种水彩笔般的画风,搭配清新明快的色调(树林、神灵空间、古风的建筑、白墙老城区)、圆润可爱的人物形象(萝莉正太、猫咪、团鼠、兽人)、流畅的动画动作(真的很流畅,看每集开头几秒钟的打戏就能感觉到)和恰到好处的配音(顺便表扬下“分身有术”的山新大大),却最能给人以童心率真的观感,仿佛小时候信笔涂鸦的想象世界又活动了起来。在罗小白乡下老家的森林里,童年真爱宫崎骏系列的我隐约看见了《龙猫》与《风之谷》的影子,不只是因为二者都在乡下;更是因为这样的乡下是真正意义上的“乡下”——都市人总会忘记,却又无法忘怀的童年的象征。

《罗小黑战记》的情节很熟悉:猫妖盗取天明珠,被谛听打回原形,被少女罗小白收养,起名罗小黑,而后,围绕着小黑与天明珠,各种妖魔鬼怪逐渐卷入了小白平静的生活……这总令人想起《野良神》一类的超能力战斗系,或是《天降之物》一类的后宫系作品,However,这样“熟悉的配方”在这部小小的泡面番里却完全是“不一样的味道”:天明珠的原主人老君是个死宅,却没什么恶心的坏毛病;“追杀”罗小白的谛听看似高冷,却从不暴虐地毁灭什么建筑或杀人;抢天明珠的妖怪一见面都是彬彬有礼,从不你死我活地拼杀;失去本体,夺舍木精灵的木落仙人听哥哥一句话,便知错就改;就连小白那些童言无忌的提问,所有人都会耐心回答……

从后期的各种细节能看出,《罗小黑》的世界观其实和许多起点系网文非常相似:神话没落、灵气衰竭的现代东方,珍稀动物濒临灭绝,妖魔鬼怪藏身都市,上古大神暗中操控棋局;但与那些崇尚丛林法则、狼性精神的“大人”的作品不同的是,这个故事却是以孩子的眼光所写作,所讲述的,因此彻底隐去了血与火的暴力厮杀、权与力的勾心斗角,神魔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场游戏,大家随便玩,却也不相互伤害。

同是这样的世界观,也赋予了《罗小黑》另一种值得称赞的特质:万物有灵,一草一木总关情。动画里的许多细节都在描述各种各样的动植物,以及人与自然的互动:猫、狗、恋爱的小鸟、会变色的团鼠、四只手的木落仙人、不想变成人的妖怪(蟾蜍、老虎、山魈)、总是被动物咬头的哥哥……一分一秒间,体现的都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山海经》一般纯粹的想象力。见了老君之后,小白也有了心灵感应,能听懂小黑的话了,这或许久暗示着作者的思想: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便能时刻感受到自然之美。

然而就算是这样孩子气到几乎没什么性与暴力的动画里,许多细节依旧暗示着生活的真实与沉重,譬如团鼠遭杀戮的理由、人类失去与灵质联系的解释、老君面对仙子的难堪、粉末对木落仙人的诘问。我想,正是因为这些细节的存在,《罗小黑》才不至于沦落为一部空有形式的纯“废萌”之作,而是更“真实”地反映了一个“孩子眼中的世界”。曾几何时,我们对那些浩大而玄远的“哲学问题”——“为什么美国要打伊拉克”“为什么会有污染”“为什么以前有的现在没有了”——不也一样地敏感吗?回避这些问题,就是在回避每个人都应有的求知欲,这反而是我们的教育思想中一点至关重要的失误。

同样,有些大人都已经在吐槽的,那些藏得很深的“黄段子”、无处不在的作者签名,以及各种老动画的捏他,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所谓“恶趣味”也不失为另一种“童趣”的表现。哪个老实巴交的大人小时候没当过是熊孩子呢?孩子也有本能想要释放。我们总把00后的“早恋”“早熟”一味地视作出格的,不道德的行为,但很多时候,这只是一种有色眼镜的观点;更多时候,这只是他们一种个性的表达,本能的流露,而我们自己小学的时候,又做过多少类似的傻事呢?所以我很庆幸,在看《罗小黑》的时候,在面对这些“丧心病狂”的细节的时候,不论大人小孩,都能其乐融融。这或许也正是互联网带来的好处之一——打破传统观念的隔阂,促进平等交流的体现。

《罗小黑战记》中音乐的旋律也同样很随意,毕竟不到十分钟的泡面番也难有复杂编曲的BGM。但是那摇篮曲一般的节奏(啊~喵~啊~喵~),配合着那水彩笔一般的画风,以及简单明了的情节,却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温馨与放松感觉,紧张的神经瞬间舒缓。也许所有“萌”的东西都有类似的效用,但关键是,这样的音乐从来没有使整部动画变得无聊,变得真正意义上“催人入睡”,而只是恰到好处地“减压”,让观众以更舒适的心情看下去。In that sense, 这样的BGM也千万不能换掉。

 

最重要的是,《罗小黑战记》是一部“泡面番”,几年下来,十几集的总时长甚至不超过别人一部剧场版。在这样极其有限的时间(或许还包括“极其有限的经费”,要不然为什么更新这么慢)里,作者却充分利用了每一分每一秒的细节,尽其所能地构建一个天真烂漫的幻想世界,展现一种观察世界的“童趣”的眼光与思维,并以此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说好听点,这是一种“工匠精神”。

而《罗小黑》的人气也证明了,比起经费,比起先进的制作技术,比起人力物力的投入,国产动画,甚至是整个中国第三产业更需要的,归根结底还是优秀的核心创意。所以,有些人并不是不支持国动,是非公道自有天定,是金子总会发光。

 

那么,与《罗小黑》同时代的其他作品呢?

“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这一观念历来饱受争议。诚然,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不少年轻人在日本动漫影响下审美的提高,自10年起,面向青少年的网络动画方兴未艾。然而不容忽视的是,所谓“二次元”相比“三次元”一直是小众的,非主流的;而相比网络,电视依旧是中国大部分相对欠发达地区人们的主流媒体,因此那些以“给小孩子看”为借口的粗制滥造的电视动画,其受众面也一直比网络动画更广(如果你看电视偶尔翻到各种少儿频道的话,就会发现在这些作品里,《喜羊羊》、《熊出没》都算是制作精良,情节生动了)。同时,就算是网络动画界,也不乏《我叫MT》等低级趣味之作,或是《雏蜂》等因各种原因无法充分表现原作魅力的拙劣改编。这与网络电视剧的发展十分相似,两者都生动体现了市场经济起步阶段自发性与盲目性,以及政府管控之下创意产业的艰难。

在这一点上,《罗小黑》足以与那些电视上、荧幕上的所谓“大制作”的长篇国产动画形成鲜明对比,甚至是强烈讽刺的意味。“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这种观念本身并没有错,但它不该成为“把小孩子当弱智”的理由。仔细对比之下不难发现,日本和美国的许多跨时代的动画作品,例如宫崎骏系列、迪士尼系列,最初都是以“童话”为目的创作的,但最终却都创造了跨时代的影响力、老少咸宜的感召力。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对于“童趣”这一人类普世价值的深刻理解和充分表现。而在中国,除了《罗小黑》之外,相似的感觉——或者说大点,相似的“情怀”——我只能在那些90年代之前的老“美术片”里体味到。

身为90后的我,童年面对的动画类型与等级都多种多样,但只有等长大了,我才深刻体味到“童趣”与“幼稚”的区别。当大学生的我在B站上回看小时候的许多国产动画时,总是找不到当年的感觉;甚至有些同时代的日本子供向商业动画,对现在的我都不再有那般强烈的吸引力了(说实话,很多轻小说在我大二以后看都是小人书)。或许和我一样,很多90后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总量都不小,但真正能给人带来二次感动或言“情怀”的作品,现在看来却十不存一。或许,能经得起大人考验的动画,才真正值得给小孩子“好好看”,而《罗小黑》虽然一开始并没有“子供向”的意图,却毫无疑问地做到了这点。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童趣”的力量。

《超能陆战队》反映了人工智能的两面性;《头脑特工队》鼓励孩子们拥抱悲伤,直面苦难;《疯狂动物城》揭示了美国无处不在的种族冲突,这些迪士尼10年后的作品,除了在3D技术上突飞猛进之外,在主题的立意纵深与情节的戏剧矛盾上也明显更上一层楼,因此我看着都一点也不觉得幼稚。为什么美国的百年老店一直在推陈出新,而国产动画(尤其是面向大多数人的电视动画)依旧没什么起色呢?这恐怕归根结底还是和政治因素有关,我不敢多赘述。不过,正是这样看似光明实则压抑的大环境,才愈加突出《罗小黑》的特殊价值:一种不靠别的,只靠优秀的创意,在夹缝中生存的可能性。虽然我不喜欢把某部特定的作品(除非是EVA那样的现象级神作)赋予“国漫救星”一类的称呼,但我还是要呼吁:让罗小黑这样“童趣”的动画越来越多吧,这是一种不一样的未来,也是某种意义上“过去”的回归。

 

To sum up,虽然《罗小黑战记》这部“泡面番”看似简单短小,但其制作的精良度,呈现的观感,以及其所代表的时代意义,探索的国产动画发展的可能性都绝对不容小觑。最重要的是,它始终紧扣着“动画片”这一艺术形式的精髓——“童趣”。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