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正司令

欢迎来到零号办公室

2016/12/17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洗澡,换衣服。然而在我穿好上衣、裤子,披上外套,穿上一只脚的袜子,正准备完成最后一只脚的工序时,异变陡生!

“啊!”

袜子里不知藏着什么尖锐的硬东西,剧烈的针刺感自一点瞬间爆发,沿神经传遍了我的整只脚掌,它顿时失去了知觉,只剩那个被刺中的点,火烧般的疼。

我当机立断,反应到或许是什么木刺之类的东西,当即抽出脚掌,一点点卷开袜子,想一探究竟。

可谁知,那事物本身竟比那疼痛感更令我大吃一惊。

 

一只黄蜂。

是的,虎纹、薄翅、细腰、小腿,那“东西”分明是一只蜂类。当下,我来不及确认那是黄蜂还是蜜蜂,便下意识地一挥手,猛地将其甩在盥洗台下面。

脚趾背还在疼痛。

被甩在地上的“那东西”缺了一只翅膀,只得在盥洗台下的阴影里一瘸一拐地爬行。待它快要爬出阴影边缘之际,我又补了一脚,虽然对我而言用力并不大,但体积上的天壤之别已足以将这小小的昆虫碾得血肉横飞。我抬脚,它果然死了,粘稠的白色内脏如牙膏溅出一地。

我捡起它,仔细端详了一番,最终确认那是只黄蜂,便将它扔进厕所冲了。

脚趾依然在疼痛,我问父亲,他说那并不是大伤。的确,黄蜂的毒液充其量也就是高浓度的甲酸而已。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滋味”,小概率事件的存在,或许正是生活最让人着迷的地方,也正因如此,是文学诞生的源泉。

袜子里进沙子太常见了,那么,袜子里进黄蜂呢?

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把它拍下来,这不符合我热爱观察大自然的风格。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