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正司令

欢迎来到零号办公室

新世黑暗传·第二卷·无雪之冬

某个缠绕着无数巨型藤蔓植物,闪烁着幽绿光芒的地下空间里,几条藤蔓触手正捆绑着一个银发玉肌的少女,吸收着她的能量。少女一脸冷漠坚毅的表情,死命挥舞双臂与蟒蛇般的藤蔓相抗,周身不时爆发出琥珀色光流,将其吸收的藤蔓都急速枯萎。然而少女的力量虽大,却终究寡不敌众,不停地有更新的藤蔓缠绕上来,鞭笞她,束缚她。

不一会儿,一个赤身裸体,但绝对魔鬼身材的绿发女子(大概可想象20岁御姐版沙耶)优雅地从藤蔓深处现身,不怀好意地抚♀摸着少女被撕得大半裸♀露的胴♀体,一边对它微笑着说,“挣扎是没用的,‘死神大人’的剧本一旦运行便再无法更改,‘盘古的死亡’早已注定”。而银发少女仍不屈不挠,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可不管世界怎么样,我只想保护那个男人,只要死神与他为敌就是与我为敌”,旋即冷笑道,“随你便,反正我要的已经得到了”。(或者“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处陈薤露也在借助对方各个分身间的灵魂通道寻找刘云的信息,以及对方本体的位置)

眼见缠绕在身上的藤蔓触手越来越多,银发少女稍稍放缓了抵抗。然而当藤蔓的数量达到一定值时,她突然爆发力量,一出手贯穿了绿发女子的身体,掏出了某类似“核心”之物。一时间,绿血飞溅,所有藤蔓都接二连三地爆裂,然后枯萎,整个空间倒塌。

漆黑一片的天穹下,一株巨大的,生着无数眼睛与嘴巴的怪异藤树痛苦地挣扎着,尖叫着,摇晃的根部搅动起山崩地裂,然后,从根部开始迅速枯萎,倒落。

天坍地陷,银发少女孤独地站立在裂开的地壑口旁,自她脚下蔓延开一个“领域”,其内所有的草木都迅速枯萎,直至方圆数百米内的土地尽数化为沙漠

天际旭日东升,她孤独地抬头望天,喃喃道,“刘云,你在哪里”。

(陈薤露拥有夺走土地生命力的能力,甚至可以将星球的地脉暂时“掐断”,她离开刘云时都在用这种能力封锁水门汀周围的龙脉,以阻止那藤树朝刘云的生活环境的蔓延。然而这种“掐断”并不是永久的,因此对方一直在用沿地脉蔓延的触手骚扰陈薤露。)

半响,一头青铜半人马从一旁的公路上飞奔而来,停在少女跟前,摇身变做一位身着西装的英俊青年。他看着少女,微微皱了皱眉头,仿佛有几分委屈,又有些不甘。

青年不停地责问少女,为什么她总对自己一脸嫌弃,总是无视自己为她所作的一切,而只盯着名为“刘云”的男人,将一切都献给他,甚至在吞吞吐吐中隐约表达了“她是他复活后存在的唯一意义”之意。他死命追问少女“刘云到底是你的什么”,然而少女一直都默不作声,甚至表情都纹丝不动。

 

不久前发生的,持续整整23天没有太阳与月亮,造成人们生物钟崩溃的灾难被命名为“地球黑屏”。太阳出来后,许多人的焦虑迅速转成愤怒,各地掀起了种种声势浩大的抗议。出于舆论压力,华夏国政府不得提前数周开始放寒假,让大家好好休息。

此时正是冬春之交,西北荒千里流沙刚来到暴风雪季节的终点。两场暴雪的间隙,一枚火流星从天而降,击坠在无人的沙漠腹地。一天后,流星砸出的大坑中爬出了一个憔悴的,赤身裸体的少年。他呆呆地四下张望,思维一片混乱,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

这时,几只鸵鸟跑过坑边,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突然爆发出巨大的蛮力擒住了鸵鸟,连皮带肉吃得一干二净,然后,他浑身发痒,乱挠一气,背后、手臂竟生出爬行动物般的钢青色鳞片,然后仰天长啸!

无数似曾相识的模糊片段划过脑际,那似乎是少年的记忆,却又不像他经历过的,倒像是古代的样子。半响,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叫刘云,以及某个女孩——想不起名字,只是一片雪一样纯白的倩影——的存在。

覆盖白雪的沙漠中急速奔跑过一个身影,像人,又像蜥蜴。

 

寒假是开始了,但刘云的小姨——50KM公司服装设计总监百里舜英却一刻都没有闲着,事实上,她一直都有些工作狂。

然而就在舜英正在匆忙处理文件之时,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突然传来——就在黑屏结束后不久,她的祖母,董事长百里无咎的母亲姬太夫人突然爆发了某种无法解释的怪病,目前正躺在家乡的医院里,命悬一线!而无咎本人都早已赶去了!于是她不得不匆匆放下工作,快马加鞭奔赴医院。在车上,她不停地看着一只小小的吊坠金盒。

南荒国立医院的特等病房内,百里家族的大部分成员都陆续到达了。因为怪病的影响,姬太夫人失去了语言能力,只能用颤颤巍巍的手在空气中、病床上比划。所有人都听不懂太夫人的意思,于是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但作为一个颇有历史的大宗族,他们都知道,这是暗流涌动最激烈的时刻。

无咎的二女儿杜蘅和三女儿棠棣最先将祖母送进医院,她们面对后来的舜英,目光中带着些不怀好意的笑意;无咎的侄儿豫章神情严肃,屏着呼吸,仿佛生怕泄露了什么秘密;无咎本人的目光最复杂,慈爱,伤感,责备,犹豫,但最多的是无奈;而最后到来的长姐采薇则脸色最黑,连她那一向五大三粗的乐天派丈夫刘根宝都紧锁眉头,因为他们心爱的儿子刘云正神秘失踪……此刻,家族的爱与荣耀仿佛一触即碎,无尽的悲伤注满了每个人的心头,将溢未溢。

舜英占得离人群最远,背对着所有人,坚挺直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她痴痴地看着手中的吊坠金盒,里面是个火红色头发的男子照片

远处的走廊中,一个墨绿色头发的妙龄女子优雅地立着,静静地望着这一群人,微笑。

突然,她凤眸一眯,微微打量了几下舜英,然而当对方锐利的眼神追射过来时,那神秘的女子却如鬼魅瞬间般消失了。

舜英以白手帕微微擦了擦眼角。

 

千里流沙,惨白金属色的太阳高悬九天。

沙地上的积雪如冰淇淋般转瞬即化。无人的沙漠中传过阵阵滚雷般的巨响,一道道沙浪接二连三地涌起,如有一连串地雷在沙地下爆炸!突然,一道巨大的沙之喷泉直冲云霄,一个浑身青鳞,背后直冒蒸汽的人型生物腾跃而出,却立刻扑倒在沙地上。“它”的口中叼着五六只沙鼠,转眼间便连皮带骨吞进腹内。然后,他立刻便左右抽搐起来,在沙地上连滚带爬了一长段距离,然后仰面朝天倒下。

这时,日正当午,耀银的阳光照在他赤裸的身上、脸上,鳞片迅速褪去,裸露出洁白的肌肤,他顿时感到刺骨的寒冷。

吃力地伸出手遮住阳光,浑身无力的他借机整理起自己混乱的记忆,但根本没能想起自己的来处和去处,反而越是用心去整理,“捞起来”的片段却越少,就像搅浑了水。但那些看上去像古代的画面反而稍微变清楚了些,他仿佛感觉到自己身处熊熊烈火中片片崩塌的宫殿内,或是站满士兵的朝廷上时而又在上下混同的水体中,但不管在哪里,耳畔总有个女孩的声音在喊着“救命”,那么悲伤,那么无助,那么撕心裂肺,仿佛响彻了时空。

于是他开始颤抖,开始害怕,开始迷茫,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缺乏力量,甚至有了短暂的“就这么冻死吧,反正我这样的命也没人要管”的想法。

而正当他沉浸在死在伤心的回忆中,差点以为自己要冻死时,一想到那个纯白的少女,另一个念头便突然闪过脑际——“不,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于是他的体温又开始急剧上升,鳞片、利爪与獠牙渐次破体而出,掉落,流血,又重新生长出来。他一翻身,一抬头,一睁眼,原本纯净如水的淡蓝色眼眸变成了霸道的金色竖瞳。

他仰天长啸,声哀厉而弥长,回荡在渺远的大荒。远处的天空中有几只秃鹫在盘旋。

(注:这时龙王打进刘云体内的逆鳞正在与刘云本人的细胞组织融合,融合的过程极为痛苦且不稳定,加上沙漠的化学反应较慢,这一过程被大大延长。在融合期间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否则将有基因崩解的危险,而龙本质上是食肉动物,因此此时的刘云满脑子都只想着吃肉,根本没太多空闲进行高级思维活动。)

 

西南荒,东胜神洲与南瞻部洲接壤的“皮母地丘”(重要的地名所以划黑,原型为横断山脉)。百年不遇的大旱与反季节高温,仿佛冬天里出现了三伏天。

天门大坝上游,倚靠千沧江的XX山,(注:设定上是山龙与水龙的交汇处)50KM集团下属的一家半废弃工厂,门卫因酷暑的热度而昏昏欲睡。热风中,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女孩缓缓走进门去,自称“我是员工家属,放寒假了”,与门卫谈起这座工厂的往事。

人过中年的门卫侃侃而谈,不经意间甚至说到了,“这里在50KM建厂前,曾经有过一座高天原帝国(原型不用说系列)与朔方国(即前文提到的穆斯科夫大公国)合建的生化实验室,深埋地底”,他的伯父正是在那里感染了不知名的皮肤病,死相极其难看。

听着这段历史,女孩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光,竟径直转入厂内。

 

然而几分钟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已无意间闯下了大祸。转眼间,工厂主楼的大门便被一击而碎,然后,红色警报在整座工厂四处响起,所有对外通道完全以钢门封闭,所有保安——包括他——都被迫立刻上位,严守每一条道路,红外线光网全方位包裹住每一处死角,就连护卫犬都用上了。短短几分钟,这座兵营般的钢铁巨兽便立刻进入了备战状态,或者说,这就是这间工厂被如此建造的真实目的。

而这一切——警报、钢门、保安、护卫犬、红外线——都是徒劳的,那个入侵的存在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将一切看似坚不可摧的防御设备粉碎成破铜烂铁,连狗都没留下一条活的。

然后,“他”便从尸山血海中从容走过,轻轻按响了主楼的电梯。而那目标竟是地下一层更下方,标记为“禁”的极深之层

见此,工厂新上任的管理员吴某立刻不淡定了,然而一想到自己的“女神”,老板秘书林某对自己上任时的嘱托“一定要看好地下”,他马上又来了些勇气,立刻一马当先也朝“禁”层飞奔而去。

 

有些老旧的电梯“叮”地一声开门,面前的存在完全不像工厂,甚至连“下水道”都无法形容其肮脏。那是个流淌着粘稠的墨绿色浆液,散发着阵阵腐臭的巨大空间,残缺的砖墙、管道与不知名的藤蔓植物纠缠在一起,不知何用的水池中注满了污水,时不时传来几声机械故障般的轰鸣声、尖锐的火花声,或不知什么生物的叫声。

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女走出电梯,旁若无人地走向面前巨大的水柜,随手抛出一粒石子。突然,无数不可名状(雾)的怪兽从水池中竞相跃起,朝少女蜂拥而上。

地面上,又一场地震发生在这个板块边界的危险地带。山崩地裂,山体滑坡,甚至一整座山峰都从中间裂开,塌陷下去变成空洞。

 

而当着急忙慌的吴某终于坐着晃来晃去的电梯到达连自己都没来过的地下“禁”层时,眼前的景象立刻令本就害怕到极点的他彻底崩溃:空间内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甚至恐怖如梦魇的生物尸体。一个乍看人畜无害的娇小女孩正缓缓走下尸山,然而她一身斑驳的墨绿色血迹却比所有尸兽都更令人不寒而栗。

男人呆呆地跪倒在地上,表情凝固。

而这时,他的上司,他一心仰慕的女神林XX(名字真的没起好)优雅地晃出了阴影,轻轻抚摸几下便榨干了他的精元。她面对那少女,微笑着。

少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微微一怔,喃喃道,“居然还不是本体么……”

而林XX只是淡淡地笑着,任由少女撕裂自己的身体。临死前,她沙哑地说,“死神”下达了新的命令——杀死刘云!

少女哑然一惊,她忽然感受到自己体内深处传来的细微震颤——这居然真是死神的命令!(注:其实天变六灾都能通过体内的“核”,即死神赐予的“玄珠”接受到死神的精神波,但频率、清晰度各不相同,而腐灾作为六灾之首,本身有着建木神族沟通三界的神通,能直接接受死神的重要命令,然而也正因权利最大,她也经常造假命令欺骗其他魔将)

 

数日后,骆驼商队“斯达舒”的队长阿凡提最近心情很差。

十年前神州大陆桥(注:原型为丝绸之路)的铁路化与空路化本就严重挤兑了传统商业的地位,而近几年以大陆桥为依托的开矿计划更是强占了他们的多条固有商道与沿途的城镇,加上快速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通货膨胀,“斯达舒”这样的中小型商队平均每年只能赚到原来的一半钱,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夫如是,可怜的阿凡提和他的队员们只得绕比平时远整整一倍的路,跟更偏远,接触不到火车飞空艇的部落们做生意。好几个队员都已经跳槽改行了。

屋漏更遭连夜雨,前些日子的“地球黑屏”期间,有强盗趁黑打劫了商队的一大批土特产,现在手头能卖出去的事物少之又少,回家的路又远在沙漠另一头,阿凡提隐忧着前路茫茫,只得时不时弹弹冬不拉解闷。

这时,前方的沙漠中突然沙浪暴起,直朝商队扑来,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大群秃鹫正围攻一个浑身是血,看不清模样的人型生物,那人型生物一边扑咬一边逃窜,时而掀起沙子迷晃秃鹫,动作越来越缓慢吃力,显然是逐渐落了下风。几个惊慌失措的队员想要逃走,但阿凡提勇敢地带领大家赶跑了秃鹫,救下了昏倒的人型生物。

近处看,那就是个普通的人类少年,只是皮肤上遍布着奇怪的伤痕,像是被剥了皮的蛇或鱼。他的眼中有金光在熄灭。

不顾几名队员的反对,阿凡提将少年带在一头骆驼背上,用自己的大氅替他遮蔽风沙,还给他包扎、灌水。可不料少年嘴唇一碰到水,就一口气喝完了一大壶。阿凡提又给他吃馕,可谁知他零零星星吃了几口馕后,竟迅速恢复了力气,旋即又生出鳞爪,猛一翻身扑倒了身下的骆驼,大口撕咬起来。商人们想反击,但少年金光炫目的双眼爆发出无比的威压,吓得他们战战兢兢,停滞不前。

从未见过如此狰狞可怖的生物,被少年吓得险些魂飞魄散的商队死命调转骆驼逃走。可没想到,不管他们逃向哪里,少年都紧追不舍,而更要命的是,他跑步的速度竟节节攀升!这时,阿凡提突然灵光一现,发现少年的行为很像饿坏了的狗,于是他丢下了一部分腊肠、奶酪之类干粮,想借机喂饱少年而让他停止。

(注:爬行动物捕猎的一般特点是有爆发没后劲,所以这时的刘云才会时而疲软时而迅猛)

 

方法看似奏效了,商队侥幸逃出了一段距离。然而当“斯达舒”一行人终于匆匆赶到目的地楼山镇,暂时在驿站安顿下来时,却惊奇地发现那少年正蹲在大堂里大口吃着东西,一见到他就脸红地连说“对不起,对不起”。阿凡提端详了少年很久,确定了他眼中再也没有杀意后,最终决定将他接纳进了会馆。虽然商队里其他人都出于惧惮等原因,根本不跟他说话,甚至认为他是带来不详的怪物,但阿凡提还是力排众议,坚决让他与自己呆在一起。最后二者只得折中,让少年睡在一楼大堂。

驿站很简陋,晚上大堂中央燃烧着炭火。晚上,少年为吃骆驼和干粮的事向阿凡提连声道歉了好久,才说起自己的名字叫刘云,以及一个“一身雪白的女孩”。可除此之外,不论阿凡提问起他什么,他都完全想不起来,甚至连女孩的名字都凝噎在舌尖吐不出来,只有眼神流露出深深的孤独与苦涩。

阿凡提安慰了他几句,不知不觉间,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同时,他开始也对刘云的“失忆”这件事感到某种隐忧与恐惧,犹豫着他是不是队员们说的那样危险,于是又上楼了(注:这间会馆为两层,是小镇上最大的建筑)。

 

不料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猛然席卷了楼山镇,“斯达舒”的商人们被困在以窑洞为主体的驿站里,惊慌失措,而他们的骆驼也随时有被吹走的危险。危急关头,刘云一闪间冲出洞门,以蛮牛般的劲力挽住了惊逃的骆驼,又两三个箭步飞进镇外的沙尘暴中心。原来,那竟是一头浑身散发着火山般高温的怪兽在地下急速行进,导致局部地温大幅上升,与周围产生气压差所致!

一见到这怪兽,刘云脑中便一阵剧痛,无数熟悉的,黑色调的记忆汩汩涌流,一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立刻占满了他的大脑。而怪兽猰貐显然也认识他,于是一人一兽在镇外的旷野上展开激斗,猰貐喷出的烈火将沙漠的夜空染得半边通红。刘云虽凭着锋利的爪牙与开金裂石的怪力奋勇拼搏,却浑身烧伤,逐渐落下风来,而猰貐不仅周身熔岩般滚烫的棘刺令人无法靠近,而且每次被击伤都会在火苗中再生,可谓浑身都没有破绽。

然而数十回合后,正当猰貐要对刘云发动最后一击时,异变陡生!刘云抓住其跃起的破绽,一个鲤鱼打挺冲到其腹下,对其胸口使来了招“黑虎掏心”。而正是这一掏之下,猰貐浑身的火焰竟开始反烧其自身!被烧得半边身子化成白骨的它只得遁地逃走。但剧烈喷发的火流也将刘云自己烧得几乎全焦。

 

西南荒,依旧骄阳似火。

废弃的工厂在激烈的战斗中土崩瓦解,太阳的烈光贯穿山裂形成的孔洞直射而下。断壁残垣中散落着无数古铜色骷髅的碎片,一个衣服破破烂烂,浑身墨绿色液体的银发少女被猛抛在地,一位身着完全密闭的昆虫型盔甲,手执烈光之矛的男子立刻发出闪电般不可视的一击,将其猛力钉在地上,四周也闪出数道绿色符文,化作丝网将少女五花大绑。玄甲男子向少女拷问“玄珠”的下落与开启“北极璇玑”的方法,可她不但始终不招供,连表情都是冷冷的一成不变。于是男子停止了审问,开始一言不发地猛踩她。

(男子冷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注:经历了与工厂地下众魔兽的战斗,又连续数次切断龙脉,以及维持利于作战的“领域”,此时的陈薤露已是强弩之末。)

良久,一只海东青突然从天外飞来,化成信纸落在了男子手上。他阅读了一会儿,突然喃喃读出了“刘云”的名字,少女的眼睛微微闪了下光。

男子立即正色道,作为交换条件,她告诉他开启“璇玑”的方法,而他告诉她刘云的下落,旋即松开了长枪。脱出少女胸口的枪尖立刻被她反手紧握住,力道大得惊人。她抬头挺胸看着男人,眼中闪耀着冰冷的红光。

 

著名的绿洲城市马勒戈壁(别吐槽,名字没起好而已),宫俭让正以参加父亲的聚会为名,带着女友小安和一个“长得有点帅的电灯泡”来此度假,欣赏沙漠风光。二人住在城内最豪华的旅店,宫俭让感觉身心舒畅,因为“摆脱了讨厌的刘云”,而小安则始终怯怯地看着他,眸光闪烁,仿佛有什么话要说。于是宫俭让带她去楼下看民族歌舞放松,而就在二人看歌舞的同时,坐在他们身后的瘦高黑衣男子正在写着一纸奇特的黄色书信。“电灯泡”与他瞬间对视又松开,瞬间的目光中有种微妙的敌意,仿佛两只独狼的照面。

 

暗夜苍茫,残月如钩,一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影子一瘸一拐地爬行在沙丘边缘。

刘云爬爬停停,时不时揉一揉太阳穴。他不知道自己爬出了多远,但身体越是吃力,越是虚脱,脑际就越是浮现出某个模糊的白色幻影,而那幻影一浮现,他便又爬出几步路。就这样,他不知前进了多久,也不知去向何方。

沙漠的春天瞬息万变。不一会儿,一阵温凉的微风吹起,早已筋疲力尽的刘云身体微微一放松,便立刻趴倒在地上。然而刚一趴倒,他便隐隐感到有个阴森恐怖的“声音”在召唤自己(其实那并非耳朵听见的声音,而是贴着沙地传来的某种细微的振动,被刘云的心脏所捕捉)。然后,他出现了幻觉——自己身处兵荒马乱的古战场,一个双眼血红的将军从身后直追上来,挥舞着一柄粗大得可怕的巨剑,如野兽般疯狂地追杀着自己!吓得毛骨悚然的刘云立刻飞奔逃窜,却没想到自己竟误打误撞冲进了一座半埋在沙中的浮屠塔,整个人径直下坠。

 

黑暗的地底栖息着奇怪的发光虫类,借着昆虫的萤火,刘云见到无数死去的古代士兵尸骸。随后,他惊奇地发现这座塔是一座规模庞大的地下石窟的一部分,其内部甚至有干涸的水渠。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疯子”狂叫着从石窟深处冲出,叽里呱啦地骂刘云为“无知的寻宝者”,还叫他不要深入,“否则将遭遇诅咒”。原来,这里原本有一座富饶的城邦,却因为数百年前城主获得了一柄不祥的妖剑覆亡,环境恶化,最终湮没于沙漠中。而自称“沙啸风”的老人自己正是被诅咒而不得不看守妖剑无数载。其间,他一直仔细打理地下城的整洁,尽力保护地下城的完好,却三番五次被寻宝者利诱,(骗走了许多东西)(不过按照传说,只有那妖剑是真正主要的“宝藏”);而另一方面,那些利用、欺骗过他的寻宝者也的确没有善终的。

最可怕的是,在百年前的世界大战中,北方穆斯科夫大公国(原型不用说是啥了吧)的特种部队“暴风雪”(暂定名)都专程深入沙漠腹地寻找那把妖剑,而结果自然也是因诅咒迷失、困死在沙漠中。

听刘云讲明经历后,沙啸风带他来到了石窟深处的定居点,原来他乃是靠着地下城中最后一口未枯竭的泉眼活过了这些年。而更令刘云惊奇的是,这泉水中竟有极淡的苏摩龙泉成分

这时,一群“本该灭绝”的怪物土蜘蛛(避日蛛和蚁狮的混合体,善于沙遁)前来偷袭,毁坏了通向外界的浮屠塔。情急之下,沙啸风不得不掩护刘云逃入石窟深处,却不料误打误撞间,刘云竟触发了封锁妖剑的结界,唤起无数士兵僵尸。一番激战之下,沙啸风筋疲力尽,濒临死亡,而刘云却同样误打误撞地从一尊佛像(或多闻天像)肚子里拔出了妖剑。更不可思议的是,吸收了刘云的血后,那妖剑竟迅速认他为主了!

 

奄奄一息之际,老人感到自己身上的诅咒终于解除了,无比感动而释然。他以壁画与手绘教了刘云几招剑法,又将自己的宠物“吉祥如意吐宝鼠”送给了刘云,称“只有它能带他离开这无水瀚海”。他还将自己的某件遗物也托付给了刘云,叫他带给南荒某道派的师兄弟

(设定上那座城市本来就是“被多闻天眷顾之地”,而吐宝鼠作为多闻天的宠物,在城邦兴盛时期曾一度繁荣昌盛,城市被淹没后也一直依靠着地下的苏摩龙泉艰难地繁衍生息。而沙啸风的原型是著名的王道士。)

在吐宝鼠的指引下,刘云从泉眼找到了出路,继续长途跋涉,最终穿越了西荒沙漠中最险恶的“无水瀚海”(注:原型为著名的罗布泊,上古时期曾是大咸水湖,蒸汽时代到来后在人类活动的破坏下干涸了)。在某一天仰望星空时,他终于想起了那个女孩的名字——陈薤露,以及自己在水门汀生活的部分细节。于是,他第一次感到“天地一逆旅,同归万古尘”的无尽孤独与苍凉。

 

几天后,刘云终于走到了最近的城市——西荒唯一的空中交通点马勒戈壁。可不料,在那里等待他的却是老对头白起——他正是凭借对金属的敏感定位了刘云背后的妖剑。虽然沙漠中没有太多可利用的金属武器,但平坦开阔的地形却依旧让青铜半人马展现出了绝对的主场优势。而另一方面,因为白起的身体本就是尽收天下万兵所铸,妖剑上的杀气、戾气对他根本不起作用,于是刘云纵然兽化,也节节败退,遍体鳞伤。

而与此同时,本来只想来此旅游的宫俭让与小安差点被卷入了城郊的战斗,侥幸逃离的宫俭让又一次被吓破了胆,只得蜷缩回旅馆。

(注:宫俭让这角色就是个小丑,有点类似《FSN》里的二爷,他的存在主要作用是说明刘云的主角光环同时也是“瘟神光环”。)

虽然命悬一线,虽然一时舍弃了失灵的武器,但刘云依旧凭着兽化后强大的战斗续行能力负隅顽抗。然而突然间,白起竟道出了一个令人无比惊愕的消息——刘云的父母已被陈薤露所杀!听闻此事的刘云立刻竟得脑中一片空白,愣在原地,僵如石像,被白起一击打倒在地。被踩在白起蹄下的刘云结结巴巴地向他询问陈薤露的消息,可没想到白起似乎什么都不知道,除了陈薤露的位置——水门汀十中——二人初见之地。

而这时,一道霸道的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将白起立刻压倒,随后一艘无比巨大的飞空艇稳稳落地。年轻的工作人员面容有些熟悉,(其实还是岳桦)他不慌不忙地“引导”刘云登机(其实是把他捆住麻醉了押上去),仿佛早已预见了一切。

机上,刘云的心脏如马达般剧烈跳动,脑中翻涌着千情万绪,想大声咆哮,却发现喉咙根本发不出声音。他冷冷地问岳桦,到底是不是陈薤露杀的,对方故意装得很淡定很中立地说,“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飞空艇将刘云下方在百里家本家——西南十万大山中最大的贸易城市XX,这里刚被一场小规模地震席卷过。在国立医院的旧址,刘云得知自己的曾外祖母几天前曾在此住院,而除了出家为僧的无咎之弟百里无恤外,百里家族的绝大部分成员都聚集至此。但地震发生时,医院中的所有百里家成员——包括刘云的父母——也都神秘失踪了,且至今仍生死未卜。

看着一面未倒塌的墙壁上有着些许记忆痕迹的照片,过去整个生活的记忆终于完整地呈现在刘云脑内,然后瞬间支离破碎。他站在原地,望天,心脏如马达般跳动,双瞳再一次变为金色。妖剑也颤抖着,仿佛响应着主人心中的悲愤。

然后,他纵身一跃,立马朝震源——倒塌陷落的山峰奔驰而去。

(其实刘云的父母是被百里无恤用蛊毒咒杀的)

而恰好,同样心烦意乱的陈薤露一直都呆在那个地方,仿佛早料到他会回来。于是二者不由分说,立马展开了一场怪力对怪力,爪牙对爪牙的激战。愤怒、迷茫、怀疑与委屈令双方都越来越失去理智而狂暴,战斗得天昏地暗。最终,刘云以一招“极道苍穹破”将陈薤露彻底粉碎得灰飞烟灭,而自己也顿时耗尽了气力,倒在了温柔的雨中。

(零办本来就是要暴怒的刘云去杀疲累的陈薤露,否则常态陈薤露对常态刘云完全是属性压制的,刘云根本没可能反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