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正司令

欢迎来到零号办公室

【新世黑暗传 第一卷 黑暗天空】

(因为正文写得实在太慢,先把剧情梗概发出来了)

平凡的高中生刘云最近心情有些灰暗。他一直对名花有主的女生小安有些淡淡的暗恋,却又因其男友宫某的财大气粗,广有羽翼而不敢向前发展。一天放学后,宫某过生日,小安邀请刘云去水门汀大厦楼顶的豪华餐厅吃饭,并让他跑腿买东西。刘云以为这是难得的机会而半信半疑地接受,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刚买好东西时,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级花——三无少女陈薤露突然出现,以“锻炼中受伤”(待修改)为名要刘云陪她回家,并劝告刘云不要去水门汀大厦,否则将发生极可怕的事情。

然后,就在二人要离开超市时,刘云看见了两个神秘的青铜机器人的残骸。它们突然出现,刚要大肆破坏之时便被陈薤露三拳两脚击倒,刘云目瞪口呆,知晓其所言为实。

陈薤露家是一幢有些老旧的七层小楼,她孤身一人住在天台上原为建筑工搭建的一间小棚子里。在天台上帮陈薤露整理伤口时,刘云发现她校服下的整条腿都缠着绷带,似乎在掩盖着什么东西。有些糊涂的刘云执意要去见小安,理由是“不会背弃任何与人的约定,一定要买好所有东西送过去,否则这个舞会不会快乐,小安和宫某也不会幸福”。陈薤露有些暗火,但最终同意了陪刘云一起去。

这时已是晚上零点,所谓“可怕的事”倒一直都没有发生。

 

与此同时,水门汀某处的地铁站门口出现了一个存在感微薄的神秘老人,他拉着二胡,唱着歌,却并没有乞讨的意思,倒像在等人。

半路上,刘云与陈薤露乘坐的地铁进入了一个诡异的封闭空间,遭到一群机械怪物的袭击,因而慌乱中撞上了另一辆地铁。在与怪物搏斗的过程中,陈薤露陷入了猛虎难敌群猴的境地,拼命掩护刘云逃离,但烂好人本性发作的刘云还是死命救出了另一辆地铁上幸存的最后一人。回到地面时刘云惊奇地发现,那人竟是宫某的父亲——水门汀大厦老板宫礼华。

另一边,宫某等一干人的舞会因为少了刘云的关键性道具,一些关键节目无法正常举行。大家只得变更节目,却无奈实在无聊。许久之后,许多同学不满宫某,想离开,于是不负责任的当事人宫某也想推脱责任逃跑,却发现整座大厦突然都停电了,电梯下不去。

刘云借宫礼华的电话告诉了父母,自己在参加同学聚会,却又战战兢兢,为不敢告诉父母真相而苦恼。迷了路的他向宫礼华询问水门汀大厦的位置,没想到却被骗进了一处很远的死胡同,还骗走了不少零用钱,而宫礼华趁机开溜了。彻底迷路的他陷入了极度的迷茫、困惑、恐惧与无聊中,在附近左右徘徊了很久。

他不时一看表,该到天亮的时候了,天却已经是漆黑一片。

 

而这时,他刚好邂逅了恭候多时的神秘老人。自称“梅友仁”的老人以某种神秘力量向他展示了未来将发生的画面,指引他不要迷茫,并给了他一只水壶,叫他在最危急时刻打开,“倒进水里”。

这时,一队机动城管突然现身,指明要将梅友仁捉拿归案,刘云极力辩解,城管却蛮不讲理。无奈刘云只得带着老人逃走,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从天而降的刀片将城管们驾驶的机甲打得节节败退,地下钻出的机械怪物们与城管展开街头混战。操纵刀片与机兽的神秘男子自称“付丧神白起”,指名道姓要杀死刘云。刘云趁乱抢到了一台城管机甲,扛起老人就走。能操纵金属的白起穷追不舍,一路上两人左躲右闪,九死一生。却不料一老一少刚来到水门汀大厦时,一颗子弹便从窗外极远处射来,不偏不倚地命中梅友仁的太阳穴。

(原来,自称来自“某上级组织”的狙击手岳桦早就下令城管们将梅友仁引向预定的包围圈,他和他的组织一开始就打算要梅友仁的人头。)

这时,停电刚结束,于是大家拿到道具开始了迟来的化装舞会。然而那声枪响点燃了矛盾的导火索。节目进行到一半时,积怨已久的宫某突然将愤怒的矛头直指刘云,许多同学随声附和,甚至有人叫刘云“去死”,将刘云排挤出了舞池。小安虽十分害怕,想邀请刘云回来却说不出口。刘云也终于明白,自己与她已经没了可能,于是呆呆地站在远处,看着大家难得的欢乐,心里乌云翻滚。

过了一会儿,水壶中的存在以中年男子的声音对刘云心灵感应道,他是自己几千年前的挚友“李冰”的转世,而李冰是个不用法术神通就让他折服的智勇双全的男人,所以刘云不能这么灰心丧气,要鼓起勇气追求自己所爱的人。但他的语气有些粗暴,刘云被刺激得更懦弱,更悲伤,更混乱了。思维混乱中,刘云突然跑离了舞池,跑出了水门汀大厦,朝波涛汹涌的千沧江边奔去。刘云一边跑,那存在一边嘴炮。最终愤怒的刘云一把将未开启的水壶丢入了下水道,站在江边的桥上发呆。

已经第二天(星期六)中午了,太阳还是没有出来。刘云倚着大桥的栏杆,逐渐昏睡过去,失去了知觉。

(这一切,岳桦都看在眼里。)

 

东胜神洲的另一端,云梦泽湿地,在一位老渔夫的带领下,一群黑衣军人乘船潜入湿地深处。他们的首领“司令”与老渔夫显然是旧识,两人一边行进,一边谈论着关于湿地的神话,一旁的士兵们都听得云里雾里。

船在湿地的最大湖泊——雷池中央停下,司令说“借吊钩一用”,于是老渔夫放下了吊钩,大船也放下一艘潜水钟潜入雷池深处。不可思议的是,那鱼线竟朝水下延伸了数百乃至数千米,潜水钟跟了好一段距离。而与湖面被污染的水域截然不同的是,湖底竟别有洞天,生机盎然,甚至有一座完整的,与地面倒置的水下城市,生满了郁郁葱葱的绿色水草。

潜水钟在淤泥覆盖的水下祭坛遗迹中深度挖掘,最终挖出了一股奇异的,闪耀着蓝光的泉水。不料老人的鱼钩突然一翻,“钓”出了一头巨大的水下怪物。在怪物的袭击下,潜水钟坠毁在深水里。水面上的司令见吊绳断开,怒斥老渔夫“怎么搞的”。老渔夫声称“哎呀,这真是我的失误啊,你们的研究果然还是有所不逮啊,根本不知道后果…”,可没等他说完,司令就将他爆头了。

 

白起与陈薤露在地下的神秘空间恭敬地跪着,聆听着虚空中传来的神秘声音的启示。启示终了后,白起向陈薤露询问起刘云的事,并猜测他并非凡人。陈薤露坚决闭口不谈。有些失望的白起投入下一部作战,却发现陈薤露早就离开了。

困乏的同学们被宫某安置在了水门汀大厦附近的某高级宾馆,准备接下来的活动。宫某打电话给父亲,却发现铁石心肠的宫礼华预感到灾难,早就抛下自己奔向老家了。然而宫礼华却信口雌黄地说“会叫人来借走他们的”,叫他在宾馆等。宫某从小对自己的父亲是在捉摸不透,但听见昨晚的枪声,他已觉察到外界的危险性,只得等在那里。而小安则有点担心突然逃跑的刘云,心想“虽然不是恋人,但他的确是个好人”。

而此时已是第二天傍晚,大桥上的刘云已彻底紊乱了生物钟,半睡半醒间想起自己被同学们驱逐的事实,陷入了更深的怅惘,第一次觉得“不想让父母看见自己悲伤的样子”而不知何去何从。然而他几欲跳江自杀之时,又感到心中有某种细微的力量在阻止,却想不起来那是什么。

这时,浑身衣衫褴褛只剩几条绷带的陈薤露像往常一样出其不意地突然出现,冷酷地训斥了刘云,让他“绝对不准悲伤,不准绝望”。于是陈薤露给刘云的父母打了安心电话,并叫他赔她买衣服。刘云的心情稍稍缓解了下。

在一间茶楼里看书时,某将脸掩藏在报纸与衣服中的怪人(后证明为岳桦)说刘云与陈薤露“金童玉女”,刘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心底真正喜欢的一直都是陈薤露,自二人初见时,他便隐隐地感到了前世之缘,却并未理解。于是他突然决定主动向宫某摆明态度,与小安正式分手,二人走出茶馆,向宾馆走去。

就在这时,白起闪现在水门汀大厦顶端,从天上与地下的空间裂缝中召唤出怪兽猰貐、凿齿和大风,水门汀人口最密集的CBD陷入了巨大的混乱,连机动城管也束手无策。眼见在三头怪兽的夹攻下,力大无穷的陈薤露也逐渐败下阵来,刘云突然急中生智,想到了被遗弃在下水道里的水壶,想到其中的存在可能能助陈薤露一臂之力。于是趁白起不注意,他一闪便没了踪影。

 

在下水道中,刘云邂逅了一个被困住的警察国栋梁,将他解救了出来,国栋梁正在搜寻朋友失踪的儿子,于是二人一起忍着恶臭到处寻找。在下水道中乱转了很久之后,他们不但什么都没找到,更是在慌忙中落入了几个蒙面人的包围。原来他们是一伙南疆来的赏金猎人,被一个更隐秘的存在买通要抓捕二人,其中一人还是用蛊虫控制人的蛊巫,正是在国栋梁身上下了咒才定位了二人。刘云向陈薤露发信号,可没想到还有一人能遮断他人的气息,甚至令陈薤露也无法一时找到刘云。

在赏金猎人的简易窝点里,国栋梁发现朋友的儿子与水壶恰好都在他们手上。刘云决定以赏金更高的自己换走国栋梁朋友的儿子,让二人先走,并解开国栋梁身上的蛊咒。可赏金猎人出尔反尔,将国栋梁推倒一边,对刘云百般虐待。

危急时刻,某人(其实还是岳桦)从远处狙击了几个赏金猎人,慌乱中刘云手臂上流出的将血滴在壶口,终于打开了壶盖,释放出了其中的存在——一头钢青色巨龙,“掌管河流与暴风雨的龙神”丰隆水君。原来,丰隆与李冰的契约只有李冰转世的血能解开。

 

丰隆水君刚一解脱,便在水门汀上空掀起了巨大的台风,以雷霆万钧之势夺走了怪兽大风的制空权,并将其一击必杀,又以高能电磁波攻击死死压制住了金属性的白起。而在刘云的建议下,小安所在的宾馆被龙王设定为了“风眼”,因此毫发无损。狂风暴雨的天空中,刘云从宾馆的窗口降下,终于鼓足了勇气朝小安说出了那一句“我曾经喜欢过你。”她感动落泪,带着同学们随刘云安全撤离,然而心胸狭窄的宫某却一直心存芥蒂。

暴风骤雨席卷了水门汀,电磁场的影响使得任何人都无法打电话,也让许多高楼大厦停了电。安全部门不得不将整座城市封锁,刘云到来前,同学们更是被困在宾馆里欲出不得。然而刚等所有同学都安全撤离时,龙王的力量也逐渐耗尽,无法继续维持台风的领域。白起趁机率领残存的魔兵绝地反击。刘云在混乱中找到了那副被自己抢到的城管机甲,通力配合龙王作战。但他这才发现,风雨中左右都看不到陈薤露的身影。这时,就在一机一龙正要逼近大厦顶端的白起时,他立刻命令怪兽凿齿将陈薤露的脑袋按倒,面朝江水。

异变陡生!巨大的水体唤醒了陈薤露某种隐秘的记忆,她立刻就丧失了战斗力。凿齿将陈薤露扔下高塔,白起也刚好瞄准了龙王筋疲力尽的时机,以子弹般的速度发动突袭,将龙王从空中击倒在地。惊怒的刘云顿时忘了自己不会游泳的事实,驾驭着机甲从高空急速坠落,在抱紧陈薤露的瞬间坠入江水。

波涛汹涌的水流中,陈薤露被许多触手样的奇怪植物缠绕着,刘云操纵着半熄火的机甲擘开触手,又死命挣脱驾驶舱,抱起陈薤露,在水下以自己尚存的一息对陈薤露人工呼吸。濒临窒息间,些许模糊的记忆突然浮上刘云的心头,他顿时失去了力气,被触手拽了下去。但这时陈薤露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用异能分开水流将刘云救上了岸。接触到她周身空气的触手顿时枯萎

而这时,伤痕累累的龙王流出的鲜血已染红了大片运河水。他终于在九死一生间击退了(但没有消灭)白起,但濒临死亡的火属性怪兽猰貐却得以趁机逃脱。

 

刘云一醒来,就被坐在身上的陈薤露猛打了一巴掌。她冷冷地斥责他,为什么在她浴血奋战时自己一个人临阵脱逃,如果不是为了他,她根本不会与白起为敌。刘云心中本有千言万语,却一方面刚缓过气,一方面羞愧难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对不起,对不起”。陈薤露表情上纹丝不动,心中的无明业火却越烧越旺,两人间的气氛顿时凝固。最终还是龙王出面解释才化解了误会。

暴风雨停了。在没有星月的夜空下,几盏残灯照耀间,刘云躺在无人的大运河广场中央,向陈薤露诚挚地道了歉,而她也依旧只有一句冷冷的“没关系”。国栋梁找到了两人,将自己的警服给两人披上。龙王重新躲入水壶,跟随刘云回家。隐匿在一旁,换上了黑色军装的岳桦掷出了一只纸鹤,它立马化成一只海东青飞向远方。

(暂定:信的内容是“昊天上帝已死”

坐着国栋梁的警车,刘云一路送陈薤露回了家,又一次帮陈薤露包扎,打扫天台。他邀请陈薤露第二天到自己家坐坐,但她却冷冷地谢绝了,自称“自己家有事”。

 

在家里,刘云见到父母差点哭出来,却又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他与同样担心死自己的母亲百里采薇激动地抱在一起,第一次感到家对于自己可以如此温暖。饱餐了一顿父亲做的炖鸡后,他压抑不住困意,倒在床上美美地睡了。采薇听见刘云在梦话里提到“蛊巫”、“南疆”之类的字眼,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姐妹们,按捺不住担心的她立刻拨通了父亲百里无咎的电话,却无奈残留的电磁波依旧令信号模糊。

刘云睡了很久,梦里,龙王以白发美大叔(雾)的姿态现身,向刘云讲述了他前世李冰与自己相遇相知相爱相杀(雾)的故事,并对刘云说,如果不是他对素未谋面的梅友仁、国栋梁与伤害自己的同学们展现出的善良,他根本不会承认刘云就是李冰。刘云听后心胸摇荡,百感交集,却开始质疑自己“素来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善良究竟有没有价值。龙王以父亲般的语气劝刘云保有这份善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希望。而刘云这时也才意识到,升天的巨龙与怪兽正是梅友仁给自己展示的“未来”图景中的一部分,于是心中涌现出太多大问题。龙王并未一一解答,而是叫他随缘等待。

 

醒来时,刘云看见父母的作息依旧和平常差不多,只是眼中带着几丝诡异的疲惫与不安,以为一切都过去了。然而一瞥见床边的水壶,他顿时心惊肉跳,原来一切都没过去。他望向窗外,天空都是黑的,这才想起自己差点迟到了。

虽然一切发光天体都消失了,但靠着精准的石英钟,所有的学校和单位还是强迫着自己的学生和员工维持着脆弱的生物钟。就算大家都想,但水门汀依旧永不睡觉。

在学校,一种谣言流传着——“刘云是罪恶之源,如果他没有迟到,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以前的刘云是因为自己自由散漫的性格而不太合群,而现在,所有的学生乃至老师一见到他,都主动对他“冷暴力”,就连前暗恋对象小安想跟他说话,都如见到捕食者的小白兔般畏缩不前。

陈薤露好几天都没来学校,刘云感觉自己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将整个头埋进作业堆里,似要用冷漠还击他人的冷漠。许多人因此忽视了他的存在。然而某一天体育课上,他突然出手暴打了宫某一顿,并对小安愤怒地咆哮了一番,然后狂奔着逃离了众人的视线,在校园里某个僻静的角落里一个人抱头痛哭了很久。

老师知道此事,将刘云叫到办公室罚站。罚站时,刘云以心灵感应向龙王诉苦。没想到龙王不但没有咆哮,还欣慰地说刘云“没有放弃希望”。之后几天,在龙王的启发下,刘云逐渐明白了,是日月星辰的消失于生物钟的紊乱令周围的所有人都变得如此焦虑,以至于无法理解自己。但又苦于不知地球黑屏究竟如何发生,又如何破解。而龙王知道了当下云梦泽湿地面积锐减的事实,也不知道自己补充能量的洞府还能否进入。

而就在一人一龙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封神秘的黑色信件被送进了学校,指名道姓要刘云接收。该信不仅详细说明了地球黑屏发生的理论,更是寄来了一件令龙王大跌眼镜的事物——进入他洞府的“钥匙”。而最不可思议的是,信中居然指出,必须要刘云参与才能真正解开黑屏。(“欲解开施加于九天之上的诅咒,需朝反方向潜入九泉之下”)

而此时,学校决定对刘云开某种处分,他不得自由活动,甚至两个双休日都没法回家。就算知道了方法,他也根本找不到机会动身。龙王劝刘云偷跑出去,但他坚决说要“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向同学们证明自己的清白,以及灾难与自己无关。

 

天一直黑着,人们靠着几座大楼上的石英钟,勉强维持着脆弱的“昼夜规律”。随着生物钟愈来愈紊乱,人们的感情也慢慢神经质起来。被处分的事实令同学们对刘云的冷暴力愈演愈烈,有些素不相识的同学都开始无端地讨厌刘云。但因为精神上的疲累,所有人的冷暴力都无法发展为热暴力,刘云只得一直被疏离到人群的最边缘,既不能重新融入集体,又没心情全身心投入学习。

这两个双休日,刘云在同学间奔走呼号,竭力证明自己的无辜与尽力,并参与帮助了大扫除,但除了父母,还是没有多少人相信他。

与此同时,小安在放学路上突然偶遇了“刚从老家回来”的陈薤露,死命鼓足勇气告诉了她,是宫某用自己的威信和物质利益买通了同学,并唆使父亲宫礼华贿赂了老师,隐瞒了真相。本来“很忙”的陈薤露立刻火速奔回学校,向校方澄清了一切。刘云最终获得了清白,而宫某遭到了原本施加在刘云头上的惩罚。刘云感谢了小安,恳求老师放过她,但宫某却与她产生了间隙。课间,刘云短暂地见了陈薤露一面,却无语凝噎。

而这天刚好是星期五,刘云跟父母稍加说明,便立即踏上了去往龙王洞府所在地——云梦泽湿地的征途。

水门汀火车站。在去往云梦泽的火车刚要发动时,刘云有些担心,摇着陈薤露的肩膀恳求她保护自己一路。但偏偏就在此时,一向神情严肃的陈薤露竟微露出疲累的表情,并向刘云道歉说,自己真的有要事在身,去不了了。刘云压抑了许久的寂寞与思念终于溃堤,他紧紧抱着陈薤露,抽泣着大喊“我喜欢你”。

刘云放开陈薤露上车时,她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凌波笑”,缓缓消失在车窗与他视线的尽头。

 

在变成了国家公园的云梦泽,一人一龙费了好大劲才找见那颗开门的大树。刘云按照信里的指示敲了三下,龙王的旧部,形似龙虾与蜈蚣混合体的巨大节肢动物“龙须虎”如期出现,哀叹着问明了刘云的来意。原来,地球黑屏的元凶所藏身的空间正是与水下城市的祭坛相连的,是上古时期连接三界的固有通路;而这场灾难之所以发生,也正是因为另一处类似的“祭坛”被解封了,他才得以将触手伸向人间。而现在“零办”打开了第二个通道,“那个阴晴不定的存在”不知何时就会大动作,引发更大的灾难,所以必须速战速决。龙须虎给了刘云一粒药效只有一时辰的避水丹,龙王认出那是老渔夫的遗物,有些伤心,但立刻又严肃起来,准备好了战斗。

刘云紧攥着龙王双角,跟着龙须虎潜入了深水。水下的情况果然危急,水下城市与水面间的结界已被打破,清浊水层混合,泥浆与污水四处漫流,龙王几乎看不清东西。慌乱中,一群水怪持续不断地骚扰龙王,功力只剩不到两成的他分身乏术,只得一边躲闪一边左右撕咬。危难关头,刘云(还是龙王?)急中生智,想到了可能是水坝造成了某些不利条件(“往日的此时皆为枯水期,而现在的水位不合时宜地高,如果开闸放水,水怪们可能会被冲死、困死在下游沙滩上”,暂定,或者是“水怪们在极浑浊的水中占有利地位,如果引下上游的清水,则龙王应该会得利,加上上游水位太高,是该放放了”),于是龙王一飞冲天,一头撞碎了集合千万人之力造成的,堪称国家骄傲的大坝“天门”,巨大的水体猛然崩塌,惊涛拍岸。可水位一降低,原本挖洞蛰伏在水底泥层中的怪兽猰貐就发现了机会,一扑而上。关键时刻,龙须虎拖住了猰貐,却终究不敌对手,被做成烤龙虾蚕食。而这一切,刘云都看在眼里。

龙王载着刘云径直冲入雷池大湖深处,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一片狼藉的洞府。他将刘云安顿在某处,自己则冲向祭坛,将那口闪光的蓝色泉眼——“苏摩龙泉”一饮而尽,恢复了七成功力。刘云见此好奇,也想吸食,但龙王告诫他,如果龙族以外的存在触碰将会被分解。

在水下城市的一角,刘云瞥见了挖开苏摩龙泉的潜水艇残骸,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与陈薤露,于是他心中一阵忐忑,开始想回家。然而正当此时,龙王已将苏摩龙泉吸收完毕,祭坛中央的泉眼开始产生黑洞般内吸的引力,时间已不多了。

 

祭坛之下是名为“亡灵井”的超寒冷水域,浮动着灰色星云状的烟霭,刘云几欲冻僵,却始终坚持着不松开龙角。极度深寒之下,过去悲伤的记忆从刘云脑中一股脑地直冒出来,在主观时间放缓的情况下,从小受尽的冷漠与欺负一遍遍重播。刘云几欲放弃,但最终凭着陈薤露对自己的话语战胜了困苦,飞越了亡灵井。

接下来,一人一龙进入了一片没有方向的漆黑空间,翻腾了好久,终于对上了引发地球黑屏的罪魁祸首——一头巨大的蛤蟆精“计都罗睺”。在这里,龙王既没有从苏摩龙泉中恢复全盛时期的全部力量,又彻底失去了大气层里腾云驾雾的领域优势,但他依旧凭着强悍的肉体与蛤蟆精以命相抗,越战越勇。在激战数百回合后,龙王以身体紧紧缠绕住对手,用意念破开了通向其体内空间的大门,将刘云送入。此时剩下的时间只有不到五分钟了。

刘云飞速奔跑过古老的黑色洞窟长廊,瞥见周围壁画中人头蛇身的神像,感到微微有些熟悉。洞窟尽头有两扇石门,必须拔下关着的石门的钥匙,锁上另一扇石门。刘云照做了,被打开的石门中开启了白洞,涌出了日月星辰。

但在他刚要锁上第一扇石门时,门里飘出了一个神秘的黑影,像是个少年。那少年在刘云耳边说,“好久不见”,语气既像父兄欢迎远归的弟弟或儿子,又像农民收获了谷物。刘云一见他的脸,大吃一惊——他竟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然而那张脸只出现了一瞬就消失了,白洞喷发的冲击波如潮水将刘云冲出了洞窟。

外面,计都罗睺的身体迅速鼓胀起来,张口喷出了漫天灿烂的星光。龙王接住了刘云,想原路返回,却不料蛤蟆精咬住了他,要拉他自爆。二者的同归于尽引发了激烈的大爆炸,地面上,人们看见爆炸的火光照亮了大半个的天空,原来这里竟是九天之上的外层空间。蛤蟆精望着“小小的”刘云,在临终前挤出了一句“原来,你,是……”。

临终前,龙王用自己最后一股呼吸的气流将刘云送出了爆炸的冲击波影响范围,并将自己的一片逆鳞打入他的身体。失去力量的刘云以陨石般的超高速朝地面坠落,在摩擦大气的热力与压力中逐渐失去了知觉。在旁人看来,那就是一颗极小的流星。

 

而在水门汀边缘的金属垃圾站,宫某遇见了奄奄一息的白起。同样憎恨刘云的两人一下子投机起来。宫某将刘云父母的地址告诉了白起,希望借此达到报复的目的。

(注:加黑字体为伏笔。)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