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正司令

欢迎来到零号办公室

【黑历史】一个人的飞翔

“咕,咕咕·······”

巴别城迎来了新一天的早晨。太阳一边伸懒腰,一边抖被子似的抖着满身的金光,扫掠过金属石笋般的丛丛高楼——确切地说,那都是些金属的长方体。

一群毛色不等的鸽子,蹦蹦跳跳地跑向广场中央的喷泉,间或用翅膀招几下“手”,咕咕地笑着,如放了学的红领巾。

鸽群背后,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扑棱了几下翅膀,优雅地一转身。

“咕咕!”

大翅膀飘落下几根羽毛,是非常好看的金黄色。一只掉了队的花尾巴鸽子一见,就迫不及待地冲上去衔起,随即变走为飞。

“哼,吃别人给的干玉米粒儿去吧。”那“似人非人的东西”轻蔑地皱皱眉头,“反正今天哥就要飞走了,走着瞧。”

整理了几下头发的那人是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迎着晨风和日出的光芒,他抖开了背上那对老鹰般的金色大翼,也抖开了一身俊朗的姿容。

修长且比例合度的身姿,白皙却恰到好处的肌肤,一头火焰般的金发迎风起舞着,头顶上却有一丝不听话的发丝直挺挺的,红如赤焰。大清早的,这少年虽穿着睡衣,却仍足以让任何一个雌性生物大呼白马王子。

他背后金橙白三色羽毛铺成的美丽翅膀,如秋天里的树冠,又像太阳喷出的火焰光轮,熠熠生辉。

迎着太阳,少年天蓝清澈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其中隐然透着一丝桀骜与轻蔑,更多的,却是对自由与天空的,一种近于燃烧的渴望。

少年一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反正不属于巴别城——某种潜藏的意识基因一直在塞给他一个始终不确定的答案:天空的另一端。

于是,他从小就一直渴望着这样一天,他能够一往无前地冲上云霄,翅膀卷起的狂风扫清一切障碍,一个人冲破九霄云去,身体化作纯粹的透明的快感。然而,他的第二个养父不知为什么,总是把他藏在自家的地下室里,就算必须要他出去,也用麻绳把他的翅膀紧紧缠住,仿佛唯恐他能飞似的。

然而,他都多大了——翅膀终究是藏不住的,人也是关不住的。

评论